稿件:3332112 报料:3360000 广告:3333755
> 资讯 >

女孩从 驴友 转为跑友 目标参加超级越野跑

2017-09-02 20:26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字号:T|T
打印

[摘要]陈曦说:“越野跑最大的魅力是可以‘走路’,你可以放慢速度,融入周边的环境中去,可以感觉到风,看到日出日落、丛林鸟叫,感受到沿途的风景和大自然。

一个在新西兰边打工边参加各种徒步和跑步,“越跑越野”的女孩的故事

■ 本专题撰文:

广州日报记者 许蓓

陈曦是踏着30岁的“打工度假者”签证上限,前往新西兰度过她的“间隔年”(Gap Year)的。那是在2013年,陈曦辞去了待遇优厚的外企工作,这一年间她在新西兰参加了皇后镇Jack’s Point半程马拉松赛、皇后镇Shotover moonlight山地马拉松赛、瓦纳卡越野马拉松赛、Northburn100五十公里山地超级马拉松赛、新西兰国家公园T42越野马拉松赛,还有惠灵顿马拉松赛。在新西兰的11个月里,她有五六个月是在做全职或者兼职工作,赚点路费,然后开始新的旅程。

2014年7月,陈曦回到了深圳,她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,虽然忙碌且压力大,但仍不会耽误她花更多的时间在路上。这一年陈曦已经年过而立,一个女孩子在这个时候,必须面对的就是恋爱、结婚、生子的问题,有时你自己不着急,自然有父母和亲友为你感到焦虑,陈曦也不例外。“我父母对我花一年时间去国外体验,态度还是比较中立的,毕竟我不那么年轻了,还没有结婚,也没有对象,他们担忧也很正常。”陈曦说,“不过我很多年前就开始自助游,2008年左右开始玩户外(微博),他们也渐渐被我影响和同化了。看到我活得健康、快乐,也很阳光,家人还是理解和支持我的。不管怎么说,我还是很感谢他们能理解我。”

找自己的路

从“驴友”转变为跑友

陈曦是从2012年开始投入越野跑的。2013年,她花了23个小时完成了深圳百公里,“回家看微博,居然有人用11到12个小时就跑完了,当时我就震惊了!”陈曦说,“我一边想着这些都是什么‘野兽’啊,一边也想着,说不定我也能成为其中之一呢。”在好奇心和好胜心的驱使下,陈曦“越跑越野”。

陈曦说:“越野跑最大的魅力是可以‘走路’,你可以放慢速度,融入周边的环境中去,可以感觉到风,看到日出日落、丛林鸟叫,感受到沿途的风景和大自然。越野跑是人与自然的对话,可以让跑者的身心非常放松。”

像陈曦这样从“驴友”转变为跑友的大有人在,今年年初,陈曦参加了香港100公里越野跑。港百今年是第五届,并成为UTWT(超级耐力赛世界巡回赛)的分站赛之一。“其实我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超级越野跑,在这之前我对路跑的体会也不深。”陈曦说,“我觉得我以后也会一直坚持运动和跑步,参加更多的越野跑比赛。我现在的终极目标是UTMB。”什么是UTMB?这是世界顶级越野跑赛事之一,最高组别即是赛事创办之初的路线——环勃朗峰一圈,赛事路线途经法国、瑞士和意大利三个国家,总距离168公里、关门时间为46小时,比赛需要有8个积分,即完成国际越野跑联合会认可的比赛获得相应积分,才能参赛。

“像百公里,甚至超百公里这样的比赛,参赛者还是需要做很多准备的,包括体能储备、避免受伤,还有平时的科学训练,当然在物质上也要有基本的装备。最重要的还是心态,以及自己的经验积累。”陈曦说,“我自己是不追求比赛成绩的,更在意过程的体验。参加这种超级跑,需要对自己的身体非常了解,要对赛道很熟悉,才能计划怎么去跑。越野跑,还有超级跑与马拉松不同的是它肯定需要很长的时间,需要你计划好如何分配自己的体能,还有准备好路上的补给。”

陈曦对自己的评价是“一个随性的,不严肃的跑者”,“我平时想去训练就去,状态好就多跑,不想跑就不跑。”她说。

走自己的路

在新西兰的各种尝试

陈曦在进入户外运动圈子后,走完了几条国内最负盛名的徒步路线:她完成了鳌太穿越,这是国内最艰难的户外徒步路线之一,是纵贯鳌山-太白这一秦岭主脉的线路;她完成了大五台一天连穿,随后,陈曦的脚步迈出了边境——在尼泊尔,她完成了安娜普尔纳大环线徒步,在巴基斯坦,她完成了乔戈里峰大本营徒步。

在她的“间歇年”,陈曦选择了户外运动爱好者的天堂新西兰,在这里,她完成了汤加里罗国家公园六日的火山大环。

徒步、公路跑与越野跑各有不同,又有相通之处,“我一开始还是以越野跑为目标的,但平时会配合路跑和慢跑来锻炼自己的体能和配速。越野跑对跑者身体素质有很高的要求,与公路跑相比,越野跑的装备要求也更高。”陈曦说,“越野跑涉及的路面比较多样化,所以需要一双适合自己的越野跑鞋,还要配合越野包、登山杖、墨镜、帽子、压缩裤、压缩衣等等。”

决定来一次“间隔年”之前,陈曦在深圳有规律地训练了一个月,2013年6月,她在巴基斯坦徒步了24天,7月中旬就匆匆奔赴新西兰。这一年,陈曦还因为“一时冲动”报名参加了当年12月的夏威夷马拉松赛。

在新西兰时,需要工作的日子里,陈曦会早起晨跑,她的训练场地,有基督城美丽的海格雷公园,还有南岛东海岸著名的企鹅小镇Oamaru。“在小镇的两个月里我创造了个人最高的月跑量纪录190公里,基本就是每隔一天跑10公里,周末跑一个长距离的20~30公里。”陈曦说,“我喜欢从青年旅社跑6公里去海边,守着看小企鹅,或者沿着海岸线一直跑到邻近的另一个小镇Kakanui,那里有一片很宁静美丽的海滩。”

“因为穷”,陈曦最终不得不放弃了飞赴美国参加夏威夷马拉松赛的计划。她的个人第一次正式的马拉松赛是在皇后镇。在南半球的夏季,陈曦报名参加了3场马拉松赛,“那段时间我每周在水果店里要站着工作40~50个小时,仅有的周末休息时间就去参加越野赛。我很清楚,也许错过了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来尝试了。”

陈曦参加的首个全程马拉松赛事,可不是一般的公路跑,她报名了皇后镇的山地全马,这场马拉松线路复杂,在30多公里处是海拔1000米的刃脊型山路。陈曦平安完赛,在终点,她的房东大妈为她准备了啤酒,“那种被虐过之后的畅快,才是个人首个马拉松的滋味。”陈曦说。

与自己相处

趁机了解自己想要什么

汤加里罗国家公园的徒步路线有3天短线和6天的高难度路线两种,一个人启程的陈曦选择了后者。“我非常喜欢这个地方,这里景色很壮丽。”陈曦说。原本打算一个人完成这次冒险的她,在第一天借宿的小木屋里遇到了旅伴,“是个德国男孩,我们的计划路线相似,但方向相反。最后大家决定结成旅伴,一起走完了全程。”陈曦说,“这次徒步我们遇到了各种地形地貌,有火山、沙漠、森林、砂石路,还过吊桥、穿越峡谷、瀑布。遇到的天气也很多变,一半的时间都有下雨,甚至是狂风暴雨。”

这次徒步的第3天,陈曦与伙伴遇到了非常恶劣的天气,“刚出门的时候还是小雨,走到中途就成了雷暴,非常吓人,而且伴随狂风,吹得我们背着20多斤的登山包都站不稳。”陈曦说,“最后我们相互帮忙才上了山坡,我的背包罩也被吹掉了。后来我想,幸好没有一个人走,不然还是有很大危险的。”

户外运动给陈曦创造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,也给她带来了很多友谊。“我接触过很多越野跑的‘大神’,女子的比如风铃这些人,她们得到过很多奖项,但其实都是非常平和、普通的人,她们比一般人刻苦,还更坚定地去走自己的路。”陈曦说,“其实很多女孩子都很能跑,只是她们不知道怎样去开始。我很支持女性投入跑步、越野跑这些运动,这样她们能去发现自己内在的光彩和能力。”

把业余的时间都花在这些疯狂爱好上,其实并无不妥。“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提升精神层次和境界的一个很好的手段,跑步、读书都是跟自己的内心对话,你的心灵会跟着跑步一起升华,而且这也是对自己的性格和精神的打磨。”陈曦说,她开始跑起来之后,变得更“勤快”了,“登山、跑步、骑行,这些活动中你可能会有同伴,但大家的步调实际上是不一致的,大部分时间你都是在跟自己玩,跟自己对话,你可以趁机去了解自己想要什么。”

能“跟自己玩”,而且心情保持愉悦,放下压力,陈曦并不需要为自己的单身状态感到焦虑,她认为能好好爱自己、了解自己是非常重要的,“我一直在坚定自己的生活理念,不会被外界影响。”

相关新闻

[责任编辑:admin]
版权与免责声明:
    ①  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,包括图片、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﹑信息等,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,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。
    ②  获得合法授权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恶意修改,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字样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所产生的任何后果与本网站无关,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    ③  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 。